“苏芊月,发生什么事了,我们不是还在酒店里喝酒吗,我怎么睡到自己的床上来了呢?”余邪最后能记起的事,就是跟一帮美女在一起喝酒,后面发生了什么事,就不记得了。

“师父,你在酒店里喝醉了,是我和姐姐把你给送了回来,你喝的醉熏熏的,我和我姐把你弄回来,可把我们给累的半死。”苏芊月说道。

余邪看了看苏婉婷,只见她脸蛋绯红,表情娇羞,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,而且还不好意思与余邪对视。

“苏婉婷,苏芊月,谢谢你们姐妹俩把我送回来。”余邪对着苏家姐妹十分感激的说道,“都怪我不胜酒力,一下子就喝醉了,不过我下次再也不喝醉了,不再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“师父,你可别这么说,你帮了我姐她们那么多的忙,她们请你吃饭喝酒也是应该的,谁知道你酒量那么差啊。”苏芊月一阵嘻笑的说道。

“平时没有喝过酒,以后多喝几次就有酒理了。”余邪说道。

“余邪,其实我们也有错,不应该使劲给你灌酒,要不是我们轮着给你敬酒,你也不会喝醉了。”苏婉婷一脸娇媚的样子说道。

余邪看了看时间,才凌晨4点多钟,离天亮还早着呢,可是这两姐妹怎么会在自己的卧室里呢,她们不应该在隔壁的卧室里待着吗。

余邪虽然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了,但是还是劝她们姐妹俩去休息:“苏婉婷,苏芊月,现在才4点多钟,你们不去休息吗?”

“师父,我们……本来就在隔壁休息的,刚才就是过来看一下你睡的好不好,没有想到把你给吵醒了,我们这就去隔壁的卧室睡觉去,你也睡吧,你看你身上还有那么大的酒气,酒应该还没有醒吧。”

苏芊月说完,就拉着苏婉婷去了隔壁卧室,苏芊月之所这么逃避师父,就怕她们两姐妹给师父洗澡和换小裤……衩的事给败露了,要是那样的话,她们和师父之间该是多么的难堪啊。

余邪只觉得头晕晕沉沉的,身上的酒劲还在,也不是特别的清醒,看见苏家姐妹去了隔壁卧室,自己又躺下睡觉了。

苏芊月刚才从外面回来惹了一身的汗,身上臭熏熏的,看着师父又躺下睡觉了,便拿着衣服准备去洗个澡。

苏婉婷看苏芊月去洗澡,也想去洗一下身子,苏婉婷刚才趴在余邪身上那么久,两个人挨在一起,沾了不少的汗。

“那好吧,姐,我们一起去洗澡吧,我们也可以相互给自己好好的搓一下。”

于是两姐妹脱了衣服,越过客厅朝浴室里走了进去。

余邪躺下去没有多久,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汗臭味,想着自己喝醉了酒,回到家里以后还没有洗一下澡就睡觉了,实在不怎么好,于是决定去洗澡。

于是余邪脱了衣服,迷迷糊糊的来到浴室里,突然听到浴室里传来女子嘻笑的声音。

“有女鬼。”

这是余邪习惯性的第一反应。

“她丫的,女鬼竟敢跑到我余邪的地盘上来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。”

余邪也不顾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,一把将浴室的门打开了。

打开浴室门的那一瞬间,余邪顿时傻眼了,浴室里面的不是女鬼,而是苏芊月和苏婉婷。

妈呀,这回糗大了。

“对不起,我走错了。”

“师父,你没有错,你要是想洗澡的话,我们三个一起洗吧。”

“是啊,余邪,别客气,我们一起洗吧。”苏婉婷也说道。

于是余邪恭敬地不如从命,走进了浴室里。

这一进去就洗到了天亮,当余邪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,整个人都虚脱了,身体好像被榨干的感觉,他掐指算了算,这两姐妹轮流来了20多次。

而苏芊月和苏婉婷累的走路都走不稳了,然后直接睡在了沙发上。

不一会儿,有人来敲门了,余邪打开门一看,居然是苏家姐妹的父亲苏志良。

苏志良看到两个女儿那副狼狈的样子,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于是一副沮丧的样子说道:“余邪,其实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苏老三,苏婉婷就是那个苏妞妞,你怎么把苏芊月也上了你。”

余邪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苏大教授,现在饭都煮熟了,你就讲究一下吧,你这两个女儿从今以后都是我徒弟了。”

……

【由于本书被人投诉有涉黄行为,某些描写超过了界限,编辑要求修改,尤其是两会期间特别严打这种现象,所以作者决定修改几天,等修改好了,编辑认可了再继续更新,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过几天再见。】
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