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家老爷是江宁大商,而商人向来重信守契,所以这种抉择对于他而言,从来不是什么难事。

“一切按规则办事。”他很快就给到了自己的意见。

管事有了底,高声公布结果:“今晚既然是比试,自然按规则办事,这位陈公子所言有理,规则之中既然无此说明,自然不得成为驳回依据。所以,此次孙府七夕花灯试的头名,便是这位陈公子!”

他逐一颁发奖品,头彩金鸳鸯自然被陈利捧走,柳笑侬得了银如意,曹玄卿只有一个镂花毽球。

陈利那张大黑脸一笑,露出两排牙齿,像是给黑人牙膏做代言:“承让承让~~”他一一跟同场竞技的对手们致意,柳笑侬也卖了个乖:“真是不好意思了曹兄,在下小胜一场。”

曹玄卿冷哼一声,本来对于柳笑侬给醉流连站台,就十分不悦,如今看他跟陈利又走这么近,更是话不投机:“柳兄交友广泛,在下远不及矣,希望过会儿的文会上,你们还能笑得出来。”

陈利屁颠屁颠把金鸳鸯给缨红送去,自然讨得了几句“甜言蜜语”,不过他发现缨红的目光时不时的停留在别处,他顺着视线看过去,那头曹玄卿正想把镂花毽球送给青衫女郎,陈利稍一思量,便明白了女儿家的心思,他拿起金鸳鸯跑了过去。

“小二,你干什么去?”缨红有些不明所以。

只见那个被烧成破烂的男人,正和对面在交涉什么,他指了指自己手上的金鸳鸯,又指了指对面的镂花毽球,努力在做沟通,又是点头,又是哈腰,可全然没有刚才的盛气凌人。那位江宁才子哈哈大笑,声音有些大,甚至连这头都听到了。

“你想要这个毽球是吧?可以啊,那你去捡啊~~”他嬉笑着把东西丢了出去,只见那毽球在夜幕中划出一道抛物线,最后不知掉进了哪家的后院。

陈利没跟他纠缠,赶紧追着轨迹一路找到了那家后院,他推不开门,干脆翻墙进去,可刚刚落到院子里,就看见一群女妓在祭拜月老,口里念念有词:“希望月老做媒,让小女子们早日觅得如意郎君。”

她们看去姿色平平,不少已过青春年华,但见陈利从天而降,可把她们高兴坏了:“难道真是月老做媒,天赐良缘?”

看他们如狼似虎的眼神,陈利吓得舌头都打结了:“各、各各位好姐姐,我、我只是来捡个球而已,不好意思,打搅了~~”他拉开门赶紧溜,结果走不出几步,就被这群女妓团团围住。

“戚香院可是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地方~~”

“这可是天公恩赐,月老做媒,岂能容你胡来!”

我擦~~平常怎么没见我这么吃香。陈利暗叫不妙,嚷着要走,但左三层、右三层的人肉囚牢,让他动弹不得。如果对面是男的也就罢了,可偏偏是一群女人,让他有力都不好使,只觉得耳朵边嗡嗡作响,一个头两个大。

“住手!”

一声厉喝,让这群女妓们松开了手,只见对面一个红衣少女,把陈利从脂粉堆里拉了出来。

女妓们插着腰质问道:“你是谁?这可是月老赐给我们的相公!”

缨红看着她们道:“他是我男人,谁都不许碰。”

她随手撒了一把粉末出去,女妓们脸上中招,吓的叫了起来:“什么东西这么痒啊~~”

“这是过敏粉,赶紧回去拿水洗,不然半月接不了客。”

女妓们一听,这还了得,赶紧溜回去找清水了。

终于得救了。

陈利大喘着粗气,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感:“小包,你刚才很威哦,以后出门你都给我当保镖吧~~”他说着玩笑话,把捡来毽球递给她,“怎么样,我这眼力劲儿不错吧。”

缨红接过来镂花毽球,毽球红红绿绿的绣着绸带,外面镂空,里面系着铜铃,晃起来叮当响,很是精致。缨红轻轻的摸着,半晌没说话。

陈利见她看的入神,赶紧邀功道:“是不是很感动?要不把解药提前预支给我?”

缨红抬起眼看他,目光从他那一身破烂的行头,定格到那张焦黑的脸上,略有踟蹰的说道:“其实……我刚才只是在看那位姑娘长得漂亮而已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两人最后都是笑了起来,在巷道里踢起了毽球,一个抛,一个接,从巷头闹到巷尾,“你会不会踢啊~~”、“我铁血真汉子,哪学这个,有本事咱们比蹴鞠!”、“比就比,不许放水~~”、“喂,你手球诶!”

这一幕,正巧被远处烟雨遥的几人看在眼里,曹玄卿冷哼一声:“无聊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